全国知名律师事务所之一 云南睿信律师事务所 西南地区五星级律师服务

昆明市规范律师事务所 全国法律咨询电话:400-6700-558

毒品犯罪辩护联盟总部 西南政法大学教学科研实践基地

万科集团法务顾问 广东/浙江/福建/山东商会指定法律顾问单位

菜单

孙洁健云南睿信律师事务所主任

【无罪判决案例】运输毒品(海洛因5公斤)——之不予批捕 【成功案例】关于云南某地重大非法出售、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一案不予起诉之成功辩护! 【成功案例】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最终获刑八年 【成功案例】未成年抢劫被判缓刑 【孙律师说法】浅谈城管抽梯工人坠亡事件 【孙律师说法】死刑浅谈 【孙律师说法】偷换他人二维码构成何罪 【成功案例】出售伪造发票被判六个月后回家 【成功案例】马某某开设赌场罪,法院审判一个月后释放 【成功案例】任某某、尹某某职务侵占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成功案例】雷某某、石某某招摇撞骗、伪造国家机关印章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孙洁健律师成功案例之免于刑事处罚 当事人为讨债锒铛入狱,律师搏正义终还自由 重获自由!通过羁押必要性审查程序,成功办理取保候审 孙洁健律师成功案例之免于刑事处罚 办案手记:迷彩服的父亲~ 专业刑辩律师客串民案:一审判决偿付借款70万元及利息,二审法院撤判免赔 黄手帕的微笑–办案手记 孙洁健律师正式介入昆明“军火库—私藏枪支案” 孙洁健律师受邀参加“死刑复核收回十周年学术研讨会” 孙洁健律师受邀参加“死刑复核收回十周年学术研讨会” 孙洁健、李金律师为故意伤害嫌疑人辩护,使其从第二被告变为最后一名被告,获轻刑!(后附辩护词) 云南睿信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孙洁健受邀云南法制报,参与答疑! 刑事女律师是如何炼成的

陈飞龙云南睿信律师事务所刑事律师

《飞龙刑知》第三十九讲 一般正当防卫的成立要件 《飞龙刑知》第三十八讲 刑事责任年龄的认定 《飞龙刑知》第三十七讲 何为“共同犯罪”? 《飞龙刑知》第三十六讲 刑法中的“首要分子” 《飞龙刑知》第三十五讲 犯罪预备中的“为了犯罪” 《飞龙刑知》第三十四讲 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认定 《飞龙刑知》第三十三讲 自动投案的认定 《飞龙刑知》第三十二讲 刑法中的禁止令 《飞龙刑知》第三十一讲 非刑罚的处理方法 《飞龙刑知》第三十讲 刑法中的“从业禁止” 《飞龙刑知》第二十九讲 累犯的认定 《飞龙刑知》第二十八讲 浅析剥夺政治权利 《飞龙刑知》第二十七讲 什么是拘役 《飞龙刑知》第二十六讲 什么是管制 《飞龙刑知》第二十五讲 单位犯罪的处罚原则 《飞龙刑知》第二十四讲 犯罪中止的认定 《飞龙刑知》第二十三讲 罚金与没收财产的关系 《飞龙刑知》第二十二讲 假释的适用条件 《飞龙刑知》第二十一讲 缓刑的适用条件 《飞龙刑知》第二十讲 扭送应注意的事项 《飞龙刑知》第十九讲 怎样进行刑事控告 《飞龙刑知》第十八讲 被害人的刑事诉讼权利 《飞龙刑知》第十七讲 拒绝辩护 《飞龙刑知》第十六讲 辩护律师与非律师辩护人的权利区别 《飞龙刑知》第十五讲 《庭前会议规程》十八问 《飞龙刑知》第十四讲 刑事案件中律师的知情权 《飞龙刑知》第十三讲 律师在侦查阶段接受委托后是否应当告知侦查机关? 《飞龙刑知》第十二讲 刑事案件中的拘传、拘留与拘役 《飞龙刑知》第十一讲 讯问中的权利 《飞龙刑知》第十讲 免除刑事处罚的情形 《飞龙刑知》第九讲 不负刑事责任的情形 《飞龙刑知》第八讲 不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形 《飞龙刑知》第七讲 说说沉默权 《飞龙刑知》第六讲 询问与讯问的区别 《飞龙刑知》第五讲 刑事案件由哪些机关办理? 《飞龙刑知》第四讲 打架是犯罪吗? 《飞龙刑知》第三讲 被关就是犯罪吗? 《飞龙刑知》第二讲 如何理解刑事? 《公安机关办理经济犯罪案件的若干规定》 新旧比较解读 《飞龙刑知》第一讲“犯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