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案手记:迷彩服的父亲~

文章来源:云南睿信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9年6月11日

迷彩服的父亲

     2016年7月清早,一位50岁左右穿着迷彩服的男人,脊背佝偻,低沉着头坐在会议室里。见到我后:“孙律师,你好!我是普某某的父亲”。瞬间,我能感觉到他是在努力平复自己焦急、激动的情绪。沉默良久,他才开始我跟讲述案情经过:普某某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自一审判决后,他时常彻夜难眠,辗转难寐,想为唯一的儿子倾其所有,只为换给他生命中无限的可能。21岁的少年,我感慨于那句“我自是年少,韶华即逝”的无奈,又感动于父爱如山的伟岸。我无法体会到当他听到一审判决的结果时是怎样的痛心……普某某故意伤害致一人死亡、一人轻伤,接受委托后,我们第一时间去了看守所会见他。年轻稚嫩的脸,一时的激情冲动,造就了不可逆转的严重后果。会见的整个过程,他更多地跟我们聊的是他的家庭,他非常担心母亲的身体,请我们转达他的心愿:希望两位老人能够照顾好自己,他很好让父母不用担心。会见结束后,我发现他的本性并不坏,更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孩子。走到这一步,他也非常后悔愧疚。我想尽力地去帮助他们,不仅因为我“律师”的身份,更因为我的执业理念驱使着我不能放弃。然而,和解之路并不顺利。记忆模糊,业已记不清现在是第几次跟被害人及其家属约谈,希望能给普某某一个重新改过的机会。又多次失败,我非常能理解,也没有人会去责怪他们,毕竟有些伤痛,再多的时间都是无法抚平的。同时,我也明白,这位自从初见到现在都一直穿着迷彩服外套的父亲,在炎炎烈日中劳作的场景。建筑工人微薄的收入、他的家境,都不足以抹平受害人家属的伤痛,求得他们的谅解。眼看达成和解遥遥无期,这位父亲低沉地声音向我讲述着:现在筹到的这笔钱都还是从亲戚朋友家借来的,能借的都全部借完了。现在他们看见我能躲就躲,就像看到“瘟神”一样,有哪个还愿意借钱给你呢?我听着他的诉说,设身处地地想象着这位迷彩服的父亲所经历的残酷现实,繁重劳动不曾击垮他,烈日炎炎也不曾抱怨过一句。顿时各种心酸无奈涌上心头,他眼眶泛红。我坚定地跟他说,您放心,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会努力。终于到了10月的这一天,双方最后一次聚集在一起达成和解,友谊的手终于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普某某的家人真诚地向被害人家属道歉。到此,也真诚感谢为达成和解与我们一起努力的殷法官,是所有人的努力终于换来了这位少年无限的可能。2016年11月3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改判普某某有期徒刑15年。收到判决书以后,所有的人终于长吁了一口气,我们也第一时间会见普某某告诉了他这个消息。从看守所大门出来,我抬头仰望冬日的暖阳:生命不会止于狭小的空间,或许几年后他重获自由,仍然享有生命绽放的无限可能。立冬以后,昆明的天已有了些许寒意,直至现在,我依然清晰记得那位身着迷彩服的父亲初见时那双急切、期望的眼神,正是每一个昆明律师带着这样的责任,作为云南睿信律师事务所的我们不断前行……2016年11月15日

记于昆明西山

云南睿信律师事务所 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穿金路永安国际34层 E-mail:webmaster@yuzixun.cn © 2019-2020 Ynrisun 滇ICP备17003036号
在线咨询法律问题 我们的律师将在30分钟给你答复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