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某向法院提出诉讼恳求:1、恳求法院依法判令第一陈某陈某立刻出借何某借款钱100000元;2、恳求法院依法判令第一陈某支付何某资金占用期间利息12016元(以100000元为根底,自2016年10月14日暂算至2018年10月15日共计731天,依照年利率6%计算余下局部资金占用利息算至两陈某实践偿清一切款项之日止;3、第二陈某对上述两项诉讼恳求承当连带还款义务;4、案件受理费用、保全费用、保全担保费、公告费均由两陈某连带承当。事实和理由:何某与第一陈某系战友关系,第一陈某系第二陈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独一股东。2013年4月16日,第一陈某向何某借款200000元用于公司运营,何某当日即向第二陈某某经贸公司转账200000元,第一陈某向何某出具《借条》明白借款关系,借期自2013年4月16日至2013年6月16日止。借款到期后,第一陈某口头告知何某借期需求顺延,何某予以认可。后经何某屡次催要,第一陈某出借借款钱100000元。2016年10月14日,何某再次催要第一陈某出借借款,但陈某拖延至今,何某无法之下只能依法诉至法院,望法院依法判决支持何某的全部诉讼恳求为谢。
陈某、某经贸公司辩称:1、借款真实存在,该款是打入某经贸公司账户20万元;2、我方于2013年6月25日出借了一笔欠款10万元,2013年6月16日出借了一笔10万元。两笔款项都是出借过的。
当事人盘绕诉讼恳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法院组织当事人停止了证据交流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法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法院认定如下:
一、何某提交的第二组证据中的短信催款凭证。欲证明借款到期后,第一陈某口头告知何某借期需求顺延,何某予以认可。何某屡次向陈某催要借款。经质证,陈某对该证据的关联性不认可。经检查,法院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
二、何某提交的第三组证据:民事裁定书、保全费发票、财富保全担保费发票。欲证明何某为保证案件的顺利指向,特向法院依法申请诉讼保全,支出财富保全的诉讼费1080元、财富保全担保费1000元,合计2080元,该费用系何某为完成债权发作的实践、必要费用,应当由两陈某连带支付。经质证,陈某对该组证据不认可,其以为其曾经还清欠款,不应该再还。经检查,法院对该组证据的真实性予以确认。
三、陈某提交了取款记账凭证2张;欲证明该款曾经取现出借给何某方。经质证,何某对其真实性认可,关联性不认可,能够看出陈某的确取了两笔款项,但是不能证明取款款项目的是出借欠款,有可能是用于公司运营其他项目。经检查,该组证据仅能证明从根本账户取现金的事实,并不能证明其取现金的用处及能否出借何某借款的事实,故法院对该记账凭证的关联性不予认可。
法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3年4月16日,陈某向何某借款200000元并出具借条,当日陈某经过中国工商银行向某经贸公司转账200000元,陈某于2014年出借过其借款100000元。
法院以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1、何某与陈某之间的借款能否出借。2、某经贸公司能否应承当还款义务。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则》第十六条规则:“何某仅根据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陈某抗辩曾经归还借款,陈某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本案中,陈某认可了其于2013年向何某借款的事实,庭审中,何某当庭认可陈某于2014年出借过其借款100000元,但是陈某主张该借款已全部出借何某,陈某对其已出借全部借款,其提交的证据缺乏以证明其已出借尚欠的100000元借款,故法院对何某请求陈某出借100000元借款本金的诉讼恳求予以支持。同时,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则》第二十九条:“借贷双方对逾期利率有商定的,从其商定,但以不超越年利率24%为限。未商定逾期利率或者商定不明的,人民法院能够辨别不同状况处置:(一)既未商定借期内的利率,也未商定逾期利率,出借人主张借款人自逾期还款之日起依照年利率6%支付资金占用期间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规则,双方没有商定借期内的利息亦未商定逾期利息,双方的借款于2013年6月16日借款期限届满,故法院何某请求陈某自2016年10月14日起至本金全部还清之日止依照年利率6%支付资金占用期间的利息的主张予以支持。对陈某某经贸公司能否承当还款义务的问题。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均认可本案的借款人为陈某,虽借款实践托付至某经贸公司的账户,但是,某经贸公司并未与何某达成借款用处的合意,公司帐户收款仅仅只是陈某与何某之间的借款托付的方式,故法院以为某经贸公司不承当还款义务。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第二百一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则》第十六条、第二十九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则,判决如下:
一、由陈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归还何某借款本金100000元,并依照年利率6%支付上述借款自2016年10月14日至借款清偿之日期间的利息。
二、驳回何某对某经贸公司的诉讼恳求。
三、驳回何某的其他诉讼恳求。
假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实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则,加倍支付迟延实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540元,减半收取1270元,由陈某陈某承当;保全费1080元,由陈某陈某承当。
如不服本判决,可于本判决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法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双方当事人均服判或逾期不上诉的,本判决即发作法律效能。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实行本判决,享有权益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则的实行期限届满后,法律规则的期限内,向法院申请强迫执行,申请强迫执行的期限为二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