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俭刑事漫谈365天》律师,是一个揪心的职业

文章来源:云南睿信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9年6月11日

(文章系云南睿信律师事务所 杨俭律师原创,转载需注明出处,否则视为侵权)

有这么一个案件,2104年6月,一辆小轿车行驶至嵩待高速公路下寻甸县的分岔路上被公安机关截停,并抓获犯罪嫌疑人一名,该犯罪嫌疑人是一位35岁的女性,因为涉嫌贩卖、运输毒品罪被公安机关抓获,被抓获时她乘坐一辆私人拉客的小轿车前往寻甸,车上还有她的侄女儿,正在读高中的一名女学生。公安机关安排3辆车,从前后控制并进行了现场录像和勘查。侦查人员从被告人乘坐的小轿车后排座位下查获一个行李包,包内装有毒品海洛因11公斤。被告人辩称这个包是车辆停在加油站的时候,自己去上厕所捡到的,不知道包内是何物品,随后,侦查人员将驾驶员和被告人的侄女儿放走。本案经过公安机关对包装物上的指纹和DNA进行提取,未提取到被告人的DNA和指纹。一审,被告人被中级法院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二审高级法院维持原判。被告人有两个儿子,一个9岁,一个7岁,相当聪明可爱,长长的睫毛大大的眼睛,红扑扑的小脸,大的读小学3年级,小的读小学1一年级,成绩都非常好。公安机关去被告人家里搜查时,空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两个孩子和被告人76岁的母亲在家。被告人被戴上手铐拷在楼梯栏杆上,一直在流泪,小的孩子躲在房间的角落瑟瑟发抖,大的孩子拉着警察的裤脚哀求放了我妈妈。二审开庭前,被告人向看守所的管教干部请求在看守所买了两根香肠,在开庭的时候带给两个儿子。由于未成年人不允许进入法庭,中途休庭时,法庭特别允许她看看她的两个儿子,时间3分钟。这位年轻的妈妈看到自己儿子,眼泪哗啦啦的流淌,泣不成声。被告人的手里的香肠递给两个孩子时,香肠上满是妈妈的泪水。大的孩子喊了一声“妈”,小的孩子呆呆的站在那里。3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了,母子3人竟无言以对。这是生离死别的3分钟,这是令人窒息的3分钟,从此母子3人阴阳相隔。我是她的二审案件辩护人,我默默的看着这一切,这生离死别的3分钟,我的心被撕裂成碎片,胸闷!心痛!作为律师,这是我永远无法忘记的3分钟,律师,是一个揪心的职业。这个案件,我会见了她31次。我每次去看守所会见她,对我来讲,都是一种煎熬,我甚至不想去见她。每一次见到她,她都泪流满面的问,杨律师,我还有希望吗?我死了我的孩子怎么办啊?我不敢正视这个问题。我只有对她说,最高法院还没有最后核准你死刑,你的案件还有希望。她满脸泪水,从泪水深处,绝望的眼神紧紧盯着我问,是真的吗?我不敢直视她的眼神,一个因为被判了死刑立即执行戴上脚镣手铐的女人的眼神,这是年轻女人对生命无比留恋的眼神,这是即将执行死刑前母亲放不下幼子的眼神,这是多么无奈无助的眼神,这是无比揪心的眼神。其时,最高法院的法官专门到看守所提讯她了,她坚持自己没有犯罪行为,不知道包内装的是什么东西。2016年9月,这个被告人被依法执行死刑。我不知道执行死刑时她的眼睛是不是睁着的,我不敢想象。

这个案件,我对案件的证据材料进行了深入研究,也到了案发现场进行走访,对毒品来源问题,毒品的扣押、提取、称量问题、毒品的鉴定问题,提出我的专业意见。并且也请求法院在适用死刑的时候慎重,希望不对被告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本案适用法律是准确的,毒品数量非常大,虽然被告人辩称不知道包内何物,但侦查人员能够在滚滚车流中找到毒品,足以明白本案采取了技术侦查手段。而技术侦查手段,是很多毒品案件适用死刑的重要原因。在这里,我们对专业问题进行过多的讨论。

作为律师,特别是一名刑辩律师,常常为即将消失的年轻生命感到无助和内疚,在罪恶与生命之间,我感到痛苦,律师,真的是一个揪心的职业!

(作者杨俭律师,云南睿信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华毒品犯罪辩护联盟主席)

云南睿信律师事务所 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穿金路永安国际34层 E-mail:webmaster@yuzixun.cn © 2019-2020 Ynrisun 滇ICP备17003036号
在线咨询法律问题 我们的律师将在30分钟给你答复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